Search

潘⾦莲的⾼潮

作者:渡川


从性和历史的⼆维⾓度着⼿,表达⼀下对潘⾦莲的看法。,

潘⾦莲是那种只为性活的女⼈。现代社会女⼈有多⽅⾯平台展⽰;有的女⼈需要性,但着重于精神层⾯,喜欢调情⽽不擅⻓做爱。有的女⼈喜爱权⼒,有的女⼈喜 爱⾦钱,都甚于喜爱性。

潘⾦莲对性是有悟性的,⽤现在的话说, 很会做。那是她作为女⼈的特⻓,也是作 为潘⾦莲这个⼈物的特性,潘⾦莲假如是⽊呆呆的,或者是性冷淡的,那末还会有今天我们在这⾥这么起劲地谈论她的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潘⾦莲这个女⼈很要,很会要;很骚,⼗分骚。

可是,潘⾦莲在嫁与武⼤郎之后和之前做张⼤户⼩妾的那段时间⾥,她的要,得到满⾜了吗?她的骚,得到抚慰了吗?

看起来是没有。这⼜分两个⽅⾯探讨。

做⼩妾,应该是得到⼀点点的,张⼤户也是个老⾊⿁,潘⾦莲起码从老张那⼉对男⼈有了个浑⽽圆的概念,床上做事也闹个响动的,结果就引起了⼤婆忌恶。因为有⼤婆的制挚,所以做得不爽是显⽽易⻅的;更何况,⼀个男⼈既然纳了妾⼜害怕老婆,那么雄⻛招展的⼒度强度硬度显然 是值得怀疑的。

⼀句话,潘⾦莲要得不满⾜。

那末,到了武⼤郎那⼉,潘⾦莲的要就完全成为⼀种奢望,只有骚还保留,对于⼀个性欲正常甚⾄强盛的女⼈,那是何等残 酷。

那个年代,女⼈的性欲⼀般只有通过两性交媾来宣泄,沟通渠道比较单⼀。哪⾥像现在可以⼤胆⾃慰,还有各类情趣⽤品助性。就是⽹上看看黄段⼦也能消解则各。

直到出现了⻄⻔庆。

在⻄⻔庆之前,有⼀个性的暗⽰和铺垫, 那就是武松的出现。⼩叔⼦的来临让潘⾦莲要的欲望⼜浮升起来,骚有对象了,性欲复活了。这为以后遇⻅⻄⻔庆⽽疯狂打 下了伏笔;也为杀武⼤郎埋下⼀个⼼理依 据。

⻄⻔庆果然不负其望,这也相反证明了之前潘⾦莲要的根本不够。

⻄⻔庆⽤什么⽅法使得潘⾦莲着了魔,离不开他了呢?甚⾄不惜毒杀亲夫来换取和他做爱的权⼒呢?

⽆他。⾼潮⽽已。


⾼潮是做爱的最终效果,也是正常程序, 正常的男女都视⾼潮为必然之事。但是对某些有特殊情况的男女,情况就不⼀样 了,他(她)们做爱孜孜不倦,诲⼈不倦,但⾼潮就是起来,低潮弄得潮唧唧,反⽽更难受。

所以,⾼潮,不是想当然的必然之事。就 是那些有⾼潮的,也不是每⼀次、每⼀刻都达到⾼潮之⾼标的。

所以,⾼潮不是必然之终结,却是必有之性义。在男女的⽣活中占有不同比重。

男⼈性交以泄欲为主旨,所以哪怕他是蜡 枪头,上阵三分钟就泄,⾼潮不⾼潮的, ⼲过了就⾏;他⼀样很满⾜,裤⼦⼀提, 站到街⾯上⼜是⼀条汉⼦,根本不需要⼆ ⼗年,只要三分钟就可以⼜是⼀条好汉 了。


女⼈呢,就不⾏。她做爱就像⾼考,每次都要考A,最好要A加,直有非入北⼤清华的劲头。⾼潮于她是惊⼼动魄刻骨铭⼼的销魂时刻,⾼潮状态的女⼈,欲死欲活, 似死似活,飘飘欲仙,拥有⾼潮的女⼈才算得是真正幸福的女⼈。

在女⼈关于幸福的字典⾥,⼀定有⾼潮这条注释。没有⾼潮,女⼈的幸福就是不完美的。男⼈的幸福字典⾥,⼀定有女⼈, 但不⼀定会有⾼潮。

所以⾼潮对于男⼈和女⼈,具有不同的含 义。

有没有⾼潮,女⼈的脸容⽓⾊会泄露出 来。这也是渡川研究脸相的⼀个专项。

说了这么多,强调的就是潘⾦莲得到了⾼ 潮,⾼潮改变了她的⼈⽣。在此之前她没有过⾼潮的体验,她的⼈⽣实在是灰暗的,⽆趣的。直到⻄⻔庆出现,激活了 她,给她⾼潮,让她体验⼈⽣乐趣,有了⼈⽣⽅向。那个年代还没有远⼤的共产主 义理想,⼈活着就是为⾃⼰那点快乐,男⼈是靠⼭,⾼潮成为潘⾦莲这样的女⼈的 追求⽬标,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情节和 轨迹。为了⾼潮,女⼈可以做出许多超出 意料的事。

有⼈常把⾼潮和爱情连接在⼀起。爱情这件事是复杂的,在头脑相对简单、要求不是太⾼、品味不很挑剔的男女眼⾥,爱情和性基本是平⾏的,⼲就是爱,爱就是⼲!

相反的话,事情过程就会艰难⼀些。这是幸运,也是不幸。为了爱情,舍弃⾼潮的⼤有⼈在;为了⾼潮,将就爱情的恐怕更 多。

爱情不会免费,⾼潮更不是⽩吃的晚餐。

中国当代性学⼤师李银河就是充分体会到了⾼潮的意义,所以⼀再呼吁宽松的社会环境,提供男女达到⾼潮的最⼤机会。

接着说潘⾦莲。

潘⾦莲得到了⾼潮,⼈⽣有了盼头,可是有⼈要阻拦她,耽误她的⾼潮,你说,她该怎么办呢?她没有⾼深⽂化,没有法律意识,就算还知道⼀点好坏,但是在⾼潮 诱惑冲击并受到威胁时,善恶是非已经搁置⼀边,正是:恶从胆边⽣,邪⾃⾼潮 起!

只有杀了!那时还没有坨,只有砒霜。再加上那个王婆⼀旁辍搭,潘⾦莲奶⼤脑⼦⼩,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还有⼀个诱使 她起杀⼼的因素,是⼈的因素,那就是武⼤郎本⼈。换⼀个活络狡猾厉害能⼲⼀点的男⼈,潘⾦莲这些⼿段是不够⽤的了,恐怕⼼思也不敢有。

接下来说说潘⾦莲这个女⼈在各个历史时期的演变,这应该是⼀个新的研究女性⼈格的课题。潘⾦莲是女⼈的⼀个类型,她 不是孤立的形象。我们从《诗经》的⻛篇 ⾥看到的女⼦,她们和男⼦调情、偷情、 苟合等等,是远古时代的潘⾦莲;女⼈对于男⼈的主动、⽆邪、欢愉、平等后⼈能够深刻感受到。那时的男女,尤其是女 ⼈,淫⽆邪。

后来,我们看到秦皇汉武了,唐宗宋祖 了,明清⺠国了,就有了等等等等形形⾊⾊的女⼈,有名的没名的;不过,她们已 经失去了诗经⾥的烂漫天真,男⼈成为女⼈的主宰,女⼈成为男⼈的附庸。潘⾦莲 这种女⼈,在汉唐盛世或者魏晋南北朝时 期,或是艺妓,或是后宫,但是良家妇女 的可能性更⼤,不过⽆论是何,女⼈经过这些朝代的洗练,淫⻛吹溯,已是越来越⻛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追求⾼潮,那 是⼀定的了。积累了⼀定⻛⽓,才能出潘⾦莲这样的女⼈。

⻛⽓催⼈,时代造⼈,⼀点不假。时势造英雄,也造女流。

最近闹砣杀的女主⾓,代表⼀类新潘⾦莲形象出现,不⼀定为了⾼潮,她也杀;⽽且⽤料⾼档化,⼿段科技化了。

再回来说潘⾦莲,潘⾦莲之所以成为潘⾦莲,⾝边的王婆有催化之功。没有她的拉⽪条挑唆,潘⾦莲不⾄于杀夫,顶多是个不安分的女⼈。

说到这⾥,可以停⼀下历史回溯的脚步, 来做⼀番臆测——说意淫也可以。

潘⾦莲在陷于⾼潮的性欲纠缠之际,这种情况各个时代的女⼈都会遭遇,并不稀 罕,问题是:⾝边的⼈怎样给与劝导疏 通。

那末,我们设想⼀下:王婆假如是个胆⼩势利老阿婆,⼀定会劝阻潘⾦莲,适可⽽⽌,⾼潮过了就过了,本来嘛,就是玩玩 吗。


潘⾦莲就不会杀⼈。

再或如是个贪财的老妈⼦,会教潘⾦莲怎 样搂钱。

⾼潮⼜不是钱。有了钱,那⼉不是⾼潮? ⻄⻔⼤⼈有的是钱,傍⼤款啊!

潘⾦莲更不会杀⼈。

眼界再⾼⼀点,境界再提升⼀下,设想⾝ 边的是具有反抗精神的老⼲妈,⼀定会耸

恿潘⾦莲⼲脆上梁⼭走绿林造反了,做压 寨夫⼈去。

潘⾦莲可能会杀⼈,但⾝份是女豪杰了。 就不是淫妇。

再提升⼀步,假如⾝边是⼀个具有初级共 产主义思想的老⼤姐,肯定会启发教育潘⾦莲阶级⽃争理论,诉说⻄⻔庆的罪恶, 说的潘⾦莲义愤填膺,女权思想萌芽;⿎ 动她闹⾰命,投奔共产党。

于是潘⾦莲投奔延安。她杀⼈,是杀阶级敌⼈了。

杀!杀!杀!

潘⾦莲成为⾰命战⼠了。


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女⼈在历史变迁中不断变换⾓⾊,潘⾦莲从诗经时代走到共和国时代,就是这么地任重道远、沧桑变迁;⾯⽬不⼀样,⾓⾊不⼀样,但归根结底,还是女⼈,千古不变的还是那⾼潮的渴望。但是,⼀样的⾼潮,含⾦量不同了。

比较鲜明的例⼦,是共和国有名的女作家丁玲。

她早熟、早恋、早婚、早孕,怀着别⼈的 孩⼦和现在的爱⼈谈恋爱,做着共产党员,吃着国⺠党的牢饭,还享受作家的待 遇,和国⺠党⼈⼠拍拖,后来逃脱;到了

延安,在窑洞⾥调情,直接膀上⽑泽东, 调情嬉戏。

潘⾦莲只搭识⻄⻔庆,那是历史局限。给她机会,延安窑洞,也许就是封后的⾦銮殿也不是不可能。


江青从上海滩走进延安窑洞,如现在的“北 漂”,她那时是延漂族。⼀进窑洞,以她丰富的调弄⾼潮的经验,立⻢成为窑姐⼤, 把⼤佬迷得四五差六,差点和政治局翻脸。她不战⽽胜,坐上原来丁玲常坐的炕头,顿时使共和国⻛⽣⽔起。

顿失滔滔!厉害不厉害?这⾼潮起得!

不应该鄙视潘⾦莲。⾝为女性,基因⾥都潜伏着潘⾦莲因⼦,就像男⼈,基因⾥都有⻄⻔⼤⼈的因⼦。⼈,男⼈女⼈,成为哪⼀种⼈,那⼀类⼈,是时代决定,也是 环境机遇所造。

潘⾦莲不会⽌步,还会继续向前走。⼀百 年后,⼏百年后,是怎样⼀个潘⾦莲呢?


(原稿,本站略有编辑)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Son of bitcoin" listing announcement 5 cents to buy an achievable dream, the long-term goal is one ten thousandth of the price of Bitcoin The first bitcoin son, with a total volume of 21 million, wil

“人类从一开始就"被"置身于一个去中心化的地球环境中,而现在他们自己创造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元空间,这让我反思了上下维度的飞跃。” —— Mark Gu ​ "好运币是可以量化,交流,互贈,而且好运效应倍增的电子货币(宇宙原理之一:祝福人的必受加倍的祝福。引证: 马太效应,蝴蝶效应)。从古至今,各种族,各个文明和宗教信仰,世界各国,共同都存在祝福好运的集体共识,应用场景,和物件如金饰,玉件,手

一 加州玫瑰 长江边的初冬寒冷而潮湿,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阳光了。阴暗的阁楼上传来发霉的气味,和邻居家飘过来煤火煲汤的阵阵香味混杂在一起,变成了一股怪味,弥漫在这间破旧的屋子里好象已经有一个世纪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老福离开了刑警队,到现在还没想好去处。老福的年纪并不大,才四十出头,看上去却象五十多岁,那张狭长的脸上布满了浅浅的皱纹,颀长的身材无论在他坐在那张转椅里还是快步行走时都好象没有重量。